当前位置:主页 > 电脑基础 >

新京报:拜登上台整整4个月后 美俄高层终于见面了

当地时间5月19日,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冰岛召开第12届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期间举行单独会谈,这是美国大选后美俄外长首次会谈。

  4月份,布林肯和拉夫罗夫领导的外交机构刚刚相互驱逐了对方的10名外交官。5月20日,正是俄方为被逐的美国外交官设置的最后离境期限。不过,与布林肯和拉夫罗夫在冰岛要谈的事情相比,互逐外交官甚至算不上多严重。

  为美俄峰会做准备困难重重

  布林肯和拉夫罗夫首次会晤的一个重要议题是为可能在6月举行的美俄峰会做准备。

  根据拜登3月份的提议,他希望6月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欧洲举行峰会。为此,布林肯和拉夫罗夫在冰岛讨论了巴以冲突、中东局势、伊朗核问题等国际事务。这些热点都是美俄峰会可能涉及的议题。

  但在这些议题上,美俄双方显然很难达成什么共识。近期的巴以冲突,美国是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唯一站在其他14个安理会成员对立面的国家。至于中东局势和伊核问题,多年来美国对叙利亚—伊朗—巴林这条“什叶派之弧”采取的行动,早已引发俄罗斯的猜忌。

  其实何止是在国际事务上矛盾重重,美俄双边关系也很是糟糕。

  拜登在大选期间就毫不掩饰对俄罗斯的强硬立场。上台不过4个月,拜登已经多次因俄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“中毒”事件下令制裁俄罗斯。4月份,拜登政府又以俄罗斯涉嫌进行网络袭击、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等“有害外国行为”为由,驱逐了10名俄驻美外交官,并对部分俄罗斯科技公司实施了新制裁。由此引发了俄罗斯与美国、捷克等国的一轮互逐外交官浪潮。

  此外,在俄罗斯通往德国的“北溪—2”天然气管道项目上,拜登政府明确表示反对该管道建设;对于乌克兰东部问题,拜登政府也远比特朗普时期强硬。

  在美俄的这种冰冷气氛下,布林肯和拉夫罗夫为美俄峰会做准备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。

▲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。图片来源:新京报网。▲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。图片来源:新京报网。
  北极已成最危险的“前线”

  在美俄双边关系中,目前北极治理是美俄对抗最直接的地方之一。双方在北极圈军事行动不断,让北极俨然成了最危险的“前线”。

  北极向来是美俄相互实施战略威慑的重点区域,也是美国军事力量近年来活动最活跃的区域之一。拜登上台后不久,立刻加强了与北极理事会成员国的军事联系。

  今年2月,美方向挪威派出了战略轰炸机巡航,俄罗斯军机升空伴飞。2月23日,拜登又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商定升级北美防空司令部,共同对冷战时期美加在北极地区设立的预警系统进行改造。加拿大将为这个项目出资60亿美元,而加拿大全年军费预算也不过190亿美元。

  日前,丹麦计划增强其在格陵兰岛和北大西洋的军事存在,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对此表示了欢迎,似乎忘记了特朗普时期想收购格陵兰岛引发的愤怒。

  在试图构建北极圈军事同盟的同时,美军也亲自上阵。3月,有媒体披露,美国海军“洛杉矶”级攻击核潜艇在北极破冰而出,随后,俄方主动披露,三艘俄罗斯核潜艇同一时间在北极地区破冰上浮。俄媒称,这一举动显示出俄军潜艇部队有能力齐射多枚弹道导弹。

  在这样的背景下,美俄能否在北极治理上找到些共同点,将决定美俄关系能否避免直接冲突。

  双方都有意避免擦枪走火

  相较于美国,俄罗斯在北极治理上具有一定的地缘优势。特别是随着北极气候变暖,俄罗斯在北极圈的亚马尔天然气项目,有了通过北极航线沿着北海航道穿越白令海,经过太平洋输往东亚的可能。理论上,这条航线比通过大西洋进入欧洲,再通过苏伊士运河输往东亚短1.4万公里的路程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